<nobr id="z9vfx"></nobr>

    <i id="z9vfx"></i>
      
      
      <thead id="z9vfx"></thead>
      <menuitem id="z9vfx"></menuitem>
      南無元音阿阇黎
       

      凈慧老和尚
           

      趙州柏林禪寺退居
     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
      河北佛教協會會長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歡迎訪問印心精舍
       
       

      凈慧老和尚開示:  

             我每每看到他的書,經常在懷念這位老人家

             元音老人是在佛教界很有影響的一位引導修行的老人家。轉眼之間他已經離開我們將近五年了,我每每看到他的書,經常在懷念這位老人家。我跟元音老人雖然沒有見過面,但是,從不是經常接觸元音老人的這些人來說,最早讀到他的書、讀到他的開示,可能就是我。另一方面,如果說很認真地來讀他這個書,可能也是我。 

             元音老人《略論明心見性》所體現出來的那個功夫、那種見地,都是他行到、見到,然后才說到

             為什么這么說呢?大概是在1990年的時候,元音老人有一位早期的弟子到北京去見我,就拿著一本元音老人《略論明心見性》,希望我在適當的時候,能夠在刊物上發表這篇文章。當時我看了以后,覺得這個文章很好。我當時主編的有兩個雜志,一個就是中國佛教協會的會刊《法音》,另一個就是河北省佛教協會的會刊《禪》。我看了這個文章就是講禪的,我就把老人家這個文章分作四期在《禪》上發表。因為我又是當主編,又是當校對,所以這個文章一出來,我要校對,在校對的過程當中就很仔細,而且我還要有個別的字啊、句子啊,因為它好像也不是一個專著,也是人家記錄以后再整理出來的,一些口語,作了一些適當的文字上的潤色。所以每一次出版那個刊物,我最起碼要看三次那個文章,所以對《略論明心見性》這篇文章,我是印象非常深刻,講的也非常好。那不僅是講了見地上的話,也確確實實接觸到功夫上。有時候見地從書本上能夠摸索一、二,功夫那就不行。功夫一定是行到才能說到,行不到說不到。元音老人在那本書上面所體現出來的那個功夫、那種見地,都是他行到、見到,然后才說到。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 元音老人的這個禪法,或者是說他弘揚的心中心法門,最早推向廣大佛教界,《禪》刊做了第一步工作

              這篇文章刊出來以后,《禪》刊的讀者反響很強烈,就有很多人寫信,希望印成單行本。我們就在廣大《禪》刊讀者的要求下,可能是在1991年,就把這本書出了單行本,也好像是我們河北佛教協會最早出的一本書。所以說到元音老人的這個禪法,或者是說他弘揚的心中心法門,最早推向廣大佛教界,我覺得是《禪》刊做了第一步工作。當時要出單行本的時候,我們也征求了老人家的意見,老人家也同意。以后也陸續在《禪》刊上發表過老人家的一些文章,幾乎是一直到他圓寂以后,每年好像都有那么一兩篇文章在《禪》刊上發表。因為《禪》刊是專門弘揚禪法,弘揚包括如來禪和祖師禪這樣一些內容,但主要的還是弘揚祖師禪。所以《略論明心見性》這篇文章,后邊有一些講到密宗的內容,因為要適應《禪》刊讀者的需要,就把那些有關密宗的內容略為刪掉一些,所以不是他原原本本的那個《略論明心見性》那篇文章。我不知道以后老人家再重新出這個書的時候,是不是把他原來的那些被刪掉的東西都恢復了,我就不是很清楚。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 他老人家末后的一段因緣,那就是放光動地,那就是他老人家修證功夫的實在體現

              從我的印象來講,元音老人他不僅是在禪宗修行方面的見地很透脫,功夫也很深入!功夫很深入!可以這樣的說,他所說的法,法是正見,或者說他的見地是正見,他的功夫也是真正的功夫。你看他老人家末后的一段因緣,那就是放光動地,那就是他老人家修證功夫的實在體現。所以我也希望,看元音老人的書的這些廣大讀者,要很好地來學習元音老人這個正見、正行。或者是說,有正見地,有真功夫,這樣才能真正得到佛法的受用。 

              功夫一定要在具體的生活環境當中來培養、來鍛煉

              佛法它不是一個知識,佛法它是實踐。佛法的正見,固然是要從學習當中來,但是佛法的正見如果僅僅只停留在學習,那正見不穩定。所以,只有見地沒有功夫,容易產生邪見。反過來,只有一點點功夫,完全沒有正見的引導,又會增長無明。這兩者就是如鳥兩翼,缺一不可。我所說的這個功夫不僅僅是打坐,打坐是功夫里邊的一部分,可以說是很少的一部分,功夫一定要在具體的生活環境當中來培養、來鍛煉。一個人的修行,只能夠在蒲團上有點功夫、有點定力,到了日常生活工作當中依然故我,煩惱無明一大堆,那沒有功夫,那種功夫敵不住生死。因為生死是在日用的一切環境當中來正確面對。生死它不是指,到了我們眼睛閉的那個時候才是生死,生死是在每一剎那,每一個心念當中。所以我們這個生命和一切的事物一樣,剎那生滅。我們的智慧、我們的功夫如何面對這個剎那生滅?能夠把這每一個剎那的心念處理好了,能夠正確面對,末后一著自然大放光明。每時每刻每個心念的問題處理不好,末后一著沒有希望。所以說這個功夫是要在日常生活當中,叫做歷境煉心。 

             我有許多理念的形成,受益于元音老人的一些開示

             所以說,我提倡的“覺悟人生、奉獻人生、在生活中修行、在修行中生活”,或者是說“善用其心、善待一切”,都是如何面對生死、面對生活的最切要的修行理念。這些理念跟元音老人在明心見性上面所講的都是一致的。也可以說,我有許多理念的形成,受益于元音老人的一些開示。所以對元音老人的去世、離開我們,我同樣是很懷念。但是也看到元音老人有這么多弟子繼續在弘揚他的法門、修行他的法門,我也很高興。同時在我身邊的這些護法居士里邊,也有不少人堅持在修心中心的法門,我也是非常地歡喜,隨喜贊嘆!

      訪談在線播放

       


          印心精舍首頁  
       
       
      小说图片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