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z9vfx"></nobr>

    <i id="z9vfx"></i>
      
      
      <thead id="z9vfx"></thead>
      <menuitem id="z9vfx"></menuitem>
      南無元音阿阇黎
       

         呂香光老居士
          
       

      北京佛教居士林林長
      北京佛教協會會長
       
      歡迎訪問印心精舍
       
       

      呂香光老居士開示:

           我那個時候對于大愚法師沒有會過面,但是他在北京的聲望挺大。那個時候有許多的弟子們、佛教徒們都皈依他,大愚法師在那個年代影響也很大。那個年代大愚法師也在北京,他剛出家,他是中年出家,他出家以后傳這個心中心。那個時候我們耳頭里就有一個心中心。但是經過種種傳說,我們對于心中心有個看法,就是因為派別不同,那個時候我對于大愚法師的心中心法沒太親近過。以后我為什么對于這個法發生興趣呢?就因為看到了元音老人的這個書,就是《佛法修證心要》。我跟大愚法師的公子認識,是怎么認識的呢?他是我們中國佛教協會的副會長,叫李榮熙,大愚法師俗家姓李,李榮熙跟我很好。


          我認為元音老人他對于禪、對于凈、對于密,他全涉及到。然后在他講話中,就這個《心要》里面把這三個主要佛教的教派混在一起。可重點在哪?據我看法,重點還在禪上。他的修行重點在禪上,密與凈是輔的,輔帶的。雖然這三個擱在一起了,但是這主要重點是在禪。


          對于禪宗,我皈依過虛云老和尚,我皈依過真空老法師。這兩位都是我們過去的禪宗的大德,大家都知道。我聽過他們的開示,聽過他們講解。后來我一看這元音老師的這個書里邊談到禪的地方,跟我過去所聽到的、跟我所體會的,有些個不謀而合,那么我就感覺有興趣。我對于元音老人的《佛法修證心要》就認為是很好的書。我一看他原來的書是趙樸老給題的書名、趙樸老的印可、趙樸老的認同,這就更沒有偏差了。因此我對于元音老人就開始信仰、開始崇敬。在這當中,我們這個張居士不斷地把老人的著作拿來,也有錄音、也有錄像,拿來給我看,還有書,我對于這個就比較接近了。


          元音老人最近的那個《恒河大手印》印出來,我又看了一下,那是佛教里頭最極點的東西,最高層的東西,無修、無證、無得。這個書你必須得有根底你才能夠看,那是最高境界了。可是一般人能接受嗎?接受不了啊。所以對于元音老人他的思想境界來說,他是開悟的人,他的境界非常高。但是不容易被初級人所能接受。《大手印》整個是以禪宗的道理來解釋、來講,元音老人的《大手印》這個著作是這樣子。


          他把這個大手印比作是跟中國的漢傳佛教的禪宗是一樣。我們看呢,也是確實如此。禪宗的境界也是最高無上,那就是我們把佛教的整個的精華拿出來了,歸納起來了。所以元音老人在這個《大手印》里頭,他把《金剛經》的精華,把《圓覺經》的精華,《華嚴》的精華,《法華》的精華,乃至于《維摩詰經》的精華,《楞嚴經》里邊的精華,統統都會在里頭了。


          他不是像一般人把這顯密分得一高一低、而認為顯教低于密教,不是那樣。我們現在看來看去,顯密是一個整體,一個是重事,一個是重理。一個由理上開始達到事,一個是由事反歸于理。理是由事來顯,事呢,由理來成,就是這么一個道理。我們這么一看,元音老人他把顯教的些個,其實顯教就是密,完全就是密教的東西,會在一起了,好得很,太高明了!然后這一掃,把禪宗的意思表達出來,把禪宗意思表達出來即是什么呢?即是這個大手印,即是這個密教里頭最高層。


          盡管名詞不同、名相不同,道理是一個,佛法是個整體,佛法沒有高下,是法平等,無有高下了。我們老是比較,這個高于那個,那個高于這個。不是那么回事,一樣一樣的。到了最終結是什么?無所得。你因為到了無所得,以無所得故才菩提薩垛,才心無掛礙,無掛礙故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,究竟涅槃。這個無所得就是無修、無證、無得,歸結到老人的這個《大手印》里邊去了,都是這個,你還有什么新鮮啊。


          所以學佛貴于踏踏實實地,老老實實地,不要想這想那,胡思亂想,這樣子我們絕對有成就。我們就不辜負大德們,出家在家的大德們對于我們淳淳教育,關心我們能夠讓我們得到佛法的利益,就不辜負他們的苦心了。


      訪談在線播放





          印心精舍首頁  
       
       
      小说图片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