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z9vfx"></nobr>

    <i id="z9vfx"></i>
      
      
      <thead id="z9vfx"></thead>
      <menuitem id="z9vfx"></menuitem>
      南無大愚阿阇黎
      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

      大愚阿阇黎略傳
      解脫歌
      修行要訣

      上一頁
      下一頁
      瀏覽目錄
      歡迎訪問印心精舍    切換到繁體中文
       
       

      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法相大愚阿阇黎略傳
      元音老人

        大愚阿阇黎,武漢李氏子,俗名叔倍。參政于軍閥割據時期,目睹諸軍閥為爭霸稱王,搶奪地盤,互相殘殺,擄掠民財,置國家危亡,生靈荼炭于不顧,于痛心疾首之余,乃奮而棄官出走,至廬山東林寺出家。初修凈土法門,后拜經,大病幾死,繼遇盜又幾死,雖屢遭厄難,曾不稍懈。嗣感人生苦短,佛法難遇,乃發奮修“般舟三昧”(譯為“佛立三昧”,修法以七日或九日為一期,日夜經行,不可坐臥,能于空中感十方諸佛在其前立。)三、五日后,雙腿浮腫,寸步難移,師為貫徹初衷,決不后退,咬緊牙關,用手爬行。一、二日后,兩手也相繼浮腫,每進一步,須付莫大艱巨的努力,個中苦難實非常人所堪忍受。故近代凈宗行人絕少修此三昧,即修亦不能堅持到底,師于力盡爬不動時,立誓除死方休,以身滾動前進,經此一番艱苦卓絕的奮斗,偷心死盡,泯然深入大定,感普賢菩薩現身,為之灌頂,授以心中心密法。并謂《大藏經》中原有此法,甚為善巧,可檢而參學。師檢之果然,乃按菩薩所授與《大藏經秘密儀軌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》(二卷,唐菩提流志譯)所說之六印一咒修持。經七年苦行,成就下山,開印心法門,為印心宗之初祖。
        師下山后,為使世知有此善巧方便法門,所到之處,略顯神通,大江南北無不為之轟動,當時求法者不下五、六萬人,入室弟子近二百人。嗣之廣大信眾重神通而不重道,師乃易裝歸隱四川成都,囑得其心髓之弟子王驤陸老居士嗣法傳道,后人尊為印心宗第二祖。
        師約于50年代在其成都弟子家留詩一首:

        拈花怎么傳,不妨密且禪,
        歸隱揚眉際,相逢瞬目邊。
        一期從古棹,三界任橫眠,
        臨行無剩語,珍重一聲○。

        置于硯間,不辭而別,至今不知所終。師說法,貴直指心要,不立文字,其留傳后世之著述,除早期所著《解脫歌》外,只此告別詩一首。

        (注:“○”讀音同“圓”)


        上一頁 瀏覽目錄 下一頁  
       
       
      小说图片区